天朝文库

跋:天朝上品从头越

发布时间:2015-09-08   文章来源:江贻灿

 

柔和酱香白酒问世之初,我便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。结缘的原因相当简单,因为天朝上品酒业创始人与掌门人黄永毅先生同我是乡友的缘故。

我是一个职业军人,在贵州高原生活了近半个世纪。告别了41年军旅生涯,摇身一变而为一名酒商,正是因为相中了黄永毅先生的人品,更喜欢由他独家运营的酒品。

黄永毅先生既是贵商也是徽商。在首届贵商发展大会上,他被评为有杰出贡献的贵商之一。祖籍安徽芜湖,世代经商。这座江滨古城曾是有名的“米市”。作为第二代在黔徽商,黄永毅骨子里存留着徽文化基因,血管里流淌着“徽骆驼“的血液。

黄永毅有很高的智商(IQ)、情商(EQ)和逆境商(AQ),堪称一名高明的创客(Maker),总是能把各种商业创意变为现实。他聪明好学,与时俱进,先后在家电和办公设备自动化行业业绩不凡,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不少商界传奇故事。

黄永毅是柔和酱香型白酒概念的首倡者和天朝上品酒业的创始者。2008年至2010年,确定了一个标准——中国首创53度柔和酱香白酒生产标准。2011年至2014年,打造了一个品牌——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第一主打品牌。

黄永毅勤以创业,俭以聚财,诚以待人,逊以自处。聚心、聚智、聚才、聚力为天朝上品酒业奠定了基础,谋新、谋长、谋远、谋变,为柔和酱香品牌描绘了蓝图。只用了几年时间,便磨剑成锋,蓄势待发;亮剑如虹,业绩惊艳。

马云说:“人不能没有梦想,万一成功了呢?”我们都是喜欢做梦的人。他的梦想是把天朝上品打造成中国柔和酱香第一品牌,我的梦想是天朝上品拥有一流的企业文化和酒文化。于是,我俩一拍即合,击掌为约:他做酒,我做酒文化;他找钱,我花钱。

2014年9月9日,天朝上品酒业破茧化蝶,成为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首家混合制酒类销售公司。如今站在茅台集团巨人的肩膀上,黄永毅借助天时,利用地利,保持人和,天朝上品酒业逆势起飞、弯道超车就有了可能。

天朝上品从创新驱动、智能转型、强化基础出发,走的是一条艰难、务实而又霸气的路。下一步即将步入市场布局发力、产品营销发飙的井喷期。中国首创53度柔和酱香白酒无疑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希望之星。

说来也巧。2015年(乙未羊年)指导性年度汉字是“越”字。 “越”字由“走”、“”构成。“”表示“越”字发音,也代表“铖”这种商周时期的兵器,“铖”也是象征君王权利与威严的礼器。“走”在古代为快速行走,相当于现在的“跑”。

《说文解字》把“越”字解释为“度”。“度”指法度。预示着我国政治、经济、外交等领域将步入超越发展之年,天朝上品酒业现在由国有企业控股,象征着迎来了快速转型与加速发展大好时期。

“越”字本义是超越或者突破旧的范围以及原先君王法度的创新行为。建立现代企业必备的规章制度既是题中应有之义,也是当务之急。“越”字更应该解释为超越、跨越。在经济新常态情势下,天朝上品酒业只有采取超常规方式,才能跨越式发展。

专家认为,在羊年,只要目标坚定而正确,发心公正而纯真,又提前做好了准备,就应当打破常规,突破窠臼,快马加鞭,竭尽全力,千万不要纠结、犹豫、退缩,以免错失了发展大好良机。

选择和发布年度汉字,是从日本、韩国开始的。在汉文化圈,历来有选择年度汉字来概括上一年形势的做法,从2011年开始发布,我国也开启了发布指导性年度汉字之先河。

不过我们是反其道而行之,选择的是指导性年度汉字,为新年度作为预测和导向,有点未卜先知的味道。这不过是文人游戏之举,姑妄言之,姑妄听之,也算一种尝试与创新罢!

2012年12月27日在北京翠宫饭店,著名文字学家白双法与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任平联合发布,壬辰龙年的年度汉字是为“真”。这一年正是去伪存真、打假保真、返璞归真转折之年。

2013年1月29号在京发布,癸巳蛇年的年度汉字是“能”。寓意为中国回到了本真原点之后,将由内在诸多要素自然焕发出“中国梦”的正能量。

2014年1 月7日在京发布,甲午马年的年度汉字是“养”。正能初发,还需存养与保养。不仅正能需要养,身体、心灵、品德、人才等都需要养育。

天朝上品酒业正在经济新常态下、创业新征途上开始了新的起航。经历了6年的归真、蓄能、养育之后,2015年(乙未羊年)终于迎来了第一个跨越式发展的年度。快马加鞭、飞越羊年成为势在必行、志在必得的大趋势。

回首80年前,毛泽东在“转折之城”——遵义这个福地,重返中央领导岗位,率军四渡赤水,回师黔北,路过娄山关时,吟诵了不朽名句: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。”

我把多年来对酒文化、商业文化的研究成果结集内部出版,构思起兴于两年之前,动笔却在羊年春节之后,仅用半个月时间就匆匆杀青,主要是想赶在天朝上品问市4周年之际,将它奉献给所有与柔和酱香白酒有缘的人。

本书写作过程中参考了诸多文章典籍,未能一一标明出处,敬请有关专家学者海谅。由于成书仓促,加之识见有限、才力不逮,诸多观点谬误、文字瑕疵之处,期待有识之士教正,将来正式出版时再作订正。

 

编辑:江贻灿